前网易PM爆料:从未吃到丁磊的猪肉,以及这几年公司的焦虑与动荡

摘要: 丁磊真的很抠门吗?

12-12 16:58 首页 创业那些坑

来源:创业那些坑(微信ID:naxiekeng)


昨天偶然在微信群里看到朋友在分享一个脉脉的链接,是一名叫常大珂的网易前员工8月8日所写的专栏(目前该文章已经被删除)。文章详细写了自己从网易传媒离职前在公司的所见所闻,感觉还是有些个人情绪在里面的。不过文章挺值得大家一读的,有助于我们更全面的了解网易这家公司。


先简单介绍一下这名爆料员工的背景


(常大珂的脉脉专栏截图)


我在网上查了查,网易之前确实有这位名叫常大珂的PM,曾负责网易的直播产品,而且他还作为导师,在某产品经理社区上出过PM的相关视频教程。我截了一张他的个人简介PPT:



在这堂《产品新人入门必修:如何增长产品能力》的视频课程中,常大珂介绍自己曾供职于搜房和网易两家公司。是一名工作6年、有3年开发经验又转型成产品经理的互联网从业者。也算职场老司机了吧?!


他的文章都写了网易内部的哪些猛料?


原标题:《网易传媒的焦虑》

来源:脉脉专栏

作者:常大珂(前网易PM)


网易是作为"猪场"的江湖名号被大众所熟知的,这名号的起源大概是因为丁爸爸的猪肉情怀。当年粮食安全堪忧,有情怀的丁爸爸决定做放心猪肉,为国人探索第三代干净卫生的养猪模式。据说在浙江湖州的养猪基地,猪同学的生活是相当的舒坦:不仅有专门的马桶和公寓,还会给猪宝宝们放音乐,简直是主人般的待遇。然鹅,向毛主席保证,我们北京分公司的食堂是从来没有吃到过自己公司的猪肉,毕竟爸爸那么抠,是不舍得把100元一斤的猪肉免费给我们吃的。


我是今年离开网易传媒的,离开的原因有很多。除了自身的一些诉求外,公司的氛围逐渐变差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前两天有一篇很热的文章《铁打的丁磊,流水的网易副总编》(参见文尾的推荐阅读第一条)基本上把其中的一些恩恩怨怨点到了,限于自己接触到的信息层次有限,只能把自己这几年知道的一些情况解读一下。


 1、被打蒙的网易新闻客户端


自今日头条崛起后,网易传媒一直处于一种焦虑中的状态。这种焦虑状态与当年微博大战的时候不太一样,当年各路大厂都在做微博时,网易采取了一贯的慢一拍节奏的状态,自己在看不懂看不清盈利模式的情况下宁愿等一下。等到想好了,想清楚了,基本上市场也已明朗化了,再找特定的姿势杀入红海市场。网易做微博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心态,我的理解大概丁爸爸觉得微博只是一阵风,玩一玩就好了,公司的重点不在此,因此被动地防御一下就可以了。后续的发展似乎也基本证实了丁磊的判断,所以“稳”和“保守”一直是我们贴给丁爸爸的标签


但是今日头条的个性化推荐直接把网易新闻给打懵了,没想到竞对直接打到了自己辛苦耕耘若干载领域的七寸上。用户不再喜欢看被动推荐的严肃新闻了,而是只关注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东西。这些点不是一个个提前分好的固定标签,而是若干个细分兴趣点的集合。比如一个用户喜欢听郭德纲的相声,看may j lee的舞蹈,假如你给他推荐春晚的歌舞相声表演,在一个信息过剩且用户张扬个性的时代,这根本上不会打动到用户,不可能会让用户从心里觉得:卧槽,这特么就是我想看的东西。


因此,用户的转向导致流量和日活的下跌,进而影响到网易传媒的整体业绩。这也是这两年,网易传媒领导层一直想着要好好利用现有资源进行变现的原因。


去年开始有一些变现的产品的出现,比如:


  • 网易财经的易金经(炒股的直播平台)

  • 网易房产的云燕(提供全套解决方案的装修平台)

  • 网易体育的红彩(售卖体彩竞猜方案的社交app)

  • 趣闻精选Light等


据我所知的数据,销售收入并不好,最多的一年才一千万多的销售,除去分成和各种成本,几乎是白忙活。这和电商部门的产品动辄一天几十万几百万的收入完全不能进行比较。


当然,每个产品有每个产品项目组的问题,有的是纯粹用人的问题,外行领导内行;有的是产品思路本身的问题,没有想清楚就迫于压力匆忙上线;有的是产品内部一些掣肘的问题。我曾经见过一个运营拿出所谓的促进日活的方案,基本上就是百度关键词“如何提高日活”,然后粘贴出来到一个word文档;有的领导大概是严肃新闻的内容做习惯了,做产品的思路完全是从该角度出发,完全抓不住产品每个阶段的重点,却要强行做决定。这样的人多了,产品自然就做不上去。


有朋友可能会问,网易不是挺好的嘛,有一堆口碑很好的产品,比如网易云音乐,考拉,严选等等。是的,我所说的是网易传媒,而不是网易的其他分公司。网易传媒的产品基本上就只有网易新闻客户端和公开课。我们日常中觉得做得好的产品大都集中在杭州或者广州。很多好的产品和项目都被丁爸爸拿到杭州了,这也是让北京的同学吐槽的一点,就是杭州网易是丁爸爸亲儿子,北京网易是干儿子。干儿子的待遇永远比不上亲儿子吧。


 2、动荡的网易传媒 


最近两年网易传媒逐渐变得特别动荡,副总编辑的领导大抵有七八位了。最近刚刚据传被离职的ybb(注:杨彬彬)才来网易有10个月。他操刀成立了一些项目组,又裁掉了这个项目组。其他组有小姑娘帮人代打卡,立即被HR裁掉了,而且还把裁员通知书发给小姑娘的家长;有的据说是怀孕妈妈也被裁掉,并没有给补偿。这种事情很难相信会由网易做出来,但确确实实在自己周边发生。


百度在互联网圈内是出了名的乱+内耗严重,我想网易传媒确确实实正在走向这个趋势,伴随着的是网易传媒温水煮青蛙式的衰败。如果没有一个类似网易考拉CEO张蕾那样有想法有魄力的强势领导,大抵真的会变成了网易体系内的边缘业务了。


但是作为一个整体的公司,网易自身的发展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看好,无论是游戏,跨境电商,音乐等方面,都有一批很有才华和能力的同事在,低调着支撑着网易体系的市值站上400亿美金的市值。


最后说说公司的薪水福利这一块。薪资绝对是互联网行业的中低水平,有经验的产品或者运营出去找工作会是double。虽然公司HR号称是要发17个月的工资,其实他的意思就是这是包括了年终奖和季度绩效奖在内的所有收入,算下来可能还不如其他公司15个月的总收入。


网易的工资算法有点复杂,包含了基本工资和绩效奖,建议想来网易的同学不要被17个月这个工资月份给忽悠了,直接看每年的税前和税后总收入即可。


在福利这方面,公司食堂是免费吃,而且总体上味道还可以,这一点似乎是个好消息。网易传媒每年有一次旅游的机会,但基本上公司只会给每个人垫付1500块钱,剩下的钱只能自掏腰包了。每天会有一些下午茶,但是最近一年也大大缩水了,没什么好吃的东西了。如果不是因为情怀来网易传媒,理应三思而后行;毕竟好的机会很多,应该找个逐渐升起的快车道上车才是最优选择。


当然,这篇文章也有它的局限性:


首先,常大珂所在的网易传媒是网易系里现金流相对较弱的一块业务。


其次,常大珂文章开始前也说了此文“限于自己接触到的信息层次有限,只能把自己这几年知道的一些情况解读一下”,也许他作为网易传媒的一线员工看到的是焦虑、是动荡。而外界对于网易整体的普遍印象则可能恰好相反,此前还有人在问:网易会不会成为中国互联网BAT之外的第四极?


因为网易的游戏、电商以及云音乐最近势头都挺猛的。


也就在今天,网易发布了2017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在Q2季度中,网易净收入为133.76亿元(约合19.73亿美元),同比增长49.4%。但这133.76亿中,其中在线游戏业务占94.3亿元,邮箱电商等业务占33.5亿元,而广告业务只有5.96亿元。这也侧面反映了网易传媒在营收方面对网易整体财报的贡献占比,并不多。


让网易传媒焦虑的对手,现在过的如何?


上面文章中提到的网易客户端曾面临微博和今日头条的竞争,巧合的是,昨天微博发布了二季度财报,净利润增长184%,营收增长72%,市值一度突破200亿美元大关;而今日头条也不甘示弱——有小道消息称今日头条已经低调完成了新一轮融资,估值比200亿的微博还要高,而且公司内部正在收购期权,在职员工36元,离职员工25.2元。


不知道网易传媒内部看了对手的进展会不会更加焦虑。


话说回来丁磊真的没给北京网易的员工们吃过自家养的猪肉吗?



据如花从网上搜到的信息看,网易内部是可以买到这种猪肉的,价格比普通猪肉要贵,大概在35-45元一斤。但相比外部人员在网上买的价格还是便宜一些,外部价应该在60元左右一斤。


所以上面常大珂说的“我们北京分公司的食堂是从来没有吃到过自己公司的猪肉”——那是不是因为你没花钱买过呢?


不过丁磊的抠门也确实是有实锤的,而且知乎上不乏他的段子(炒鸡有趣的,有兴趣可以去搜搜)。最后如花就用《刀塔传奇》的投资人@博派郑兰 在微博上讲丁磊的一个段子结尾吧:


老板小气是什么样子?早年在五道口网易上班的时候,丁磊不愿意花钱在清华科技园的楼上搞个Logo,于是每次打车的时候都说“师傅麻烦去搜狐大厦旁边的那栋楼…”


好友都在读:


创业那些坑,最真实的创业案例精选


首页 - 创业那些坑 的更多文章: